主页 > 社会新闻 > 毛毛姐,短视频时代的“敲门砖”,网红经济下的短视频现状_社会
毛毛姐,短视频时代的“敲门砖”,网红经济下的短视频现状_社会

想快速走红的短视频博主还有哪些门路?不如试试“装女人”。

“好嗨哟,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”,2018年10月,披着橙色假发表演“农村人蹦迪”的多余和毛毛姐此话一出,迅速走红,在两个月内抖音平台涨粉2000万;

10个月后,化着浮夸的妆容,以尖锐的嗓音向视频前的观众喊话“百因必有果,你的报应就是我”的韩美娟,再次以这条走红路径,一个月就在抖音涨粉700万,一场直播礼物更是上百万。

显然,靠着“女扮男装”来走红的一系列男人们,这种走红有特定的方法:通常是在短视频营造的戏剧情境中饰演一个或多个女性角色,多辅以假发、红唇、裙装等夸张的女性造型,让观众可以一眼看穿。

短视频时代,“装女人”的舞台并不仅限于戏剧情境中。如何“女化”已经有了多种方法。可以像阿纯这样凭美颜滤镜下的女装扮相出圈。男性美妆博主则可以“男闺蜜”的身份出产内容走红 。

在短视频领域,丰富的“装女人”生态已然形成。向来是“第二性”的女人,为何会成为崛起的“性别红利”?莫非短视频之内,已经成为性别最平权之地?

此外,今年突然涌起了一大波男性美妆或者奢侈品博主以“姐”“婶”姨“等女性用户自称。短视频里的性别界限,仿佛只用一顶假发就能轻松跨越。让他们放下自己的性别,“走向”女人,他们到底图什么?

男性美妆博主的优势或许在于,当下女性美妆博主数量太多,相似性可能太大,而男性博主的涌现会令粉丝对美有另一种新的认识。男性相对于女性来说,更懂得留白和点到为止,更理性。“这是美学价值观念的差异问题”。

成为网红,看起来容易,其实需要辛苦耕耘。在互联网早期,一些人以噱头博取眼球成为网红,虽短时间内为众人瞩目,但因未能持续提供内容而迅速淡出公众视野。事实证明,网红要“长红”,必须有鲜明突出的自身定位、个人特色以及强大的内容输出能力,才能获得稳定、持续的粉丝吸引力,形成自身品牌。